3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3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30 11:47:3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朋远先生:年薪30万的白领,工作累死累活,带带小朋友也有30万,多好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昨天下午,我再次联系上刘双,她说这几天都很忙,快报报道后,她接受了全国很多家媒体的采访,有杭州的,有上海的,有北京的……下午还有两家媒体等着采访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冯远征过去为学生授课现场(图片来源微博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,冯远征又带着两份因疫情而“临时调整”的提案来到两会:一份围绕支持演出行业复苏,另一份则关于新文艺群体的职称评定,均与当前文艺界关注的热点问题紧密相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双说,快报报道后,她的父母、朋友和以前的同事也都知道了她要做家政的事,很多人都发微信给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日,冯远征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专访时表示,“相信一定有很多人会提公共卫生系统建设、白衣战士的待遇问题,但我在这些领域是门外汉,所以我觉得关注自己的本行业是最重要的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第二个原因,我发现我的教育理念和这些父母的要求出入还是很大的。他们希望孩子从小就接触英文环境,希望我能长时间陪着孩子说英语,有的父母要求我,只跟孩子说英语,但实际上,这样孩子也不能很好地学习外语。学外语氛围当然很重要,但这是要周围一群人都在说英语,只我和孩子说是不行的。”刘双说,所以这二十来个客户,绝大部分她都推掉了,只和一位家长见了面。这个家长说之所以想请她,主要也是因为平时太忙,老人又做不到教孩子英语,希望她朝九晚五或者朝十晚五上班,去家里陪着孩子,教他英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员队队长冯远征2018起多了个新身份——全国政协委员。过去两年中,冯远征先后提出科学规划使用国家艺术基金、戏剧教育进校园等提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当保姆这个事,我前面一直没有告诉爸妈,怕他们不理解。报道出来以后,父母当然也是在新闻上看到了,他们也挺支持我的。我的朋友同事也说,只要做你自己喜欢并且擅长的事就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冯远征:影响最主要是两个方面,剧场和演出公司。首先是剧场没演出了。去年基本所有演出单位都把2020年的演出计划排好了,包括演什么剧目、资金如何使用,甚至一些剧目已完成排练,但疫情让这些都停摆了。我在的北京人艺受到的影响有限,工资不会发不出来。但私营剧场就会面临很大困难,靠积蓄度日,甚至被迫裁人。可以说,剧场的损失是100%的。